Written on 2017年7月30日 @ 12:27 | by jzdanny | Tags:

我与乌镇略略而过
我与乌镇略略而过   

   想起乌镇,我的身上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。江南水乡,沿着水域放歌而下,水乡的桥如同水乡的眼,从桥眼望过去,满眼皆是烟雨朦胧的江南。

   与乌镇略略而过,悄悄别离的是背影,不曾消失的是心情。

   一步一景,河道水沟纵横交错,湖泊水塘星罗密布。河是水乡的地,桥是水乡的床。因为地是水做的,行走乌镇:百步一桥,那些临水的亭台楼阁,青石小巷、古屋飞檐仿佛能够在你的安然踏步中,渐渐淋出水来。

   被水点缀与滋润,被密密的芦苇包裹与珍藏,行走乌镇:穿越幽静的小巷,步入亭台楼阁、看小桥流水、卧听流岚风雨,每一块青石循着一条街,或者一条小河的方向,亦梦亦幻、亦真亦幻,此后,乌镇在烟雨朦胧中,在记忆的情深处,定格成江南水乡独有的风景。

   没来乌镇,诞生文学巨匠的土地,总能给人无垠的想象。一个孕育出伟大作家矛盾的广袤大地,上苍眷顾该是怎样一方人杰地灵的青山绿水?

   原生态的美,踏进乌镇,扑面而来是一种纯天然之美。

   古往今来,多少才子佳人在梦里水乡流连驻足?多少文人骚客在大美乌镇吟诗作画?

   沐浴千年沧桑的风雨,隔着晦涩幽深的古文,透过黑漆斑驳的古老木门,物是人非、宁静的乌镇,往昔的繁华不在了。取而代之,雾雨烟岚中无数略略而过的身影,在光阴两岸,那种深厚的人文底蕴,像是被输入某种程序,心灵的回归,乌镇就是一个牧场。

   走进乌镇——清秀的河水,古朴的石桥、很古旧很古老的房子,

   坐在乌篷船里、或伫立船头,徜徉在烟雾深锁的水乡,任过往小舟如梭,临风凭栏,心就这样渐渐柔软下来……

   宁静,悠远、简单、清澈,江南是水做的。水质甘冽,水流潺潺,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这就是江南的全部。

   所以,水墨江南是一本书;乌镇,则是这本书的封面。

   散落一地的旧光阴,乌镇是一个极佳寻梦的去处。那种远古的呼唤,那种千年的期盼,回到梦开始的地方:品尝一下微咸的姑嫂饼,回味一口微熏的糯米酒,每一次,与乌镇略略而过,那种心灵的悸动,洇染在拷花蓝布般青花瓷中的心情,便随即融化在星星点点、如梦似幻,乌镇香甜而酥软的梦中与水里……

   印象乌镇,别离后愈见清晰。载优秀文章网

相关文章:

  1. 0 Response to “我与乌镇略略而过”

Post a Comment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About Me

请在主题的INCLUDE目录里的aboutme.html文件修改"我的信息".
顶部的标题图片在header.html中修改.

Find entries :